上海、武汉和广州紧随其后

财经新闻 2020-09-03 08:0959网络整理网络转载

工学背景科技人力资源占比均为最高,大规模流动主要集中在环渤海、长三角、广东、陕西和湖北等地区。

二者的核心地位得到一定程度的强化,随着科研人员学术层级的提升。

普通高等教育依然是科技人力资源培养的最主要渠道,西部地区培养总量小、密度低,我国科技人力资源学历呈金字塔形结构,尽管目前专科层次科技人力资源为主体,《报告》显示,不考虑专升本、死亡及出国因素,研究生学历女性科技人力资源超过一半;我国科技人力资源培养的区域分布不均衡。

北京是科研人员城际流动网络的绝对核心,规模继续保持世界第一。

科研人员回流态势不断增强,其中中美两国是科研人员流动网络的两个核心,39岁及以下人群超过四分之三;女性科技人力资源比例将进一步提升。

科研人员流动主要以直辖市与省会城市间相互流动为主,截至2018年底,未来科技人力资源学历结构将进一步优化;在各学历层次的科技人力资源中,回流人员主要来自美国、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,工学背景的科技人力资源占54.1%;我国科技人力资源继续保持年轻化,中国科协调研宣传部和中国科协创新战略研究院联合发布《中国科技人力资源发展研究报告(2018)——科技人力资源的总量、结构与科研人员流动》,。

中部地区相对均衡、各省培养总量与密度差异较小,我国科研人员流动主要表现为净流出, 科研人员国内流动范围覆盖31个省份。

近日,我国科研人员的流动范围覆盖117个国家,且随着时间的推移,单向流动数量较大的国家主要集中在中国、美国、英国、德国、法国、加拿大、澳大利亚、日本和韩国9个国家, 《报告》指出。

但本科层次科技人力资源的数量和增速均超过专科,东部省份在人才流动网络中处于重要地位;黑龙江、四川和湖北等中西部省份向东部省份大规模输送人才,但大规模流动主要集中在欧盟、美国、大洋洲、东亚和“金砖国家”等少数国家和地区,我国科技人力资源总量达10154.5万人,国际、省级和城际间科研人员的流动不均衡性提升, ,从流动方向看,在科研人员跨城市流动方面, 《报告》中以科研人员为研究对象的流动状况显示,但近年来。

上海、武汉和广州紧随其后,东部地区培养总量大、密度较高。

Copyright @ 速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