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是美日政府的一厢情愿?会得到企业响应吗?南方日报记者就此专访了阪南大学教授洪诗鸿

国内新闻 2020-04-17 07:32178网络整理网络转载

  东亚三国的自贸圈合作、第三方市场合作,以及产品标准合作研发阶段和供应链之间的合作等工作,应该开始加强。

  洪诗鸿:从日本企业角度来看,搬出中国与否主要与其既定的盈利调整有关,疫情促使它们多了分散考量是真的。

  亚洲区域内贸易已占亚洲外贸总额七成

  南方日报记者 黄应来

  洪诗鸿:中日韩之间的供应链合作强化,这个是有可能,也有必要的。

  南方网讯 近日,有关美国和日本政府支持本国企业撤出中国的传闻甚嚣尘上。这是美日政府的一厢情愿?会得到企业响应吗?南方日报记者就此专访了阪南大学教授洪诗鸿,他是研究日本经济和产业并涉足日本企业规划的中国学者。

  事实上,日本企业界最近一直在提出世界市场二分论:以美国为中心的市场和以中国为中心的市场。日本企业的长期战略应该是做好同时和两个市场打交道,配合两个市场的投资。包括智慧产权、产品标准,都有可能变成是两套标准。因此,日本企业都在准备对应今后两个市场、两套标准的供应链战略。

  “疫情会促使涉及国家安全的生产线回流,但影响有限。”洪诗鸿最近参与的一项调查发现,受疫情影响有意撤出中国的日本企业,占受访总量的4%,集中在电器、服装等下游劳动密集型产业。他认为,日企不会大规模撤离中国,因为短期内离不开中国供应链和中国市场。

  今后可能发生的是,新的投资会更多的往东南亚,特别是越南和泰国。一开始就在东南亚建立新的供应链,比切断在中国的供应链更容易。

  少量生产线回流对全球化影响有限

  这对全球化的整体影响应该是有限的。会直接导致“有限的全球化”,应该是一般商品的国产化率和关税。美国有可能这么做,但是日本、韩国等国内市场不大的国家,必须支持自由贸易,才符合它的产能和供应链外延到国外的需求,因此不太可能出台拖动全球化倒退的政策。

  这次日本政府支援移出到第三国的补助只有230亿日元,支援回迁日本的2200亿日元,这是2012年以后鼓励日本企业回迁的一贯措施。这次补贴预算金额杯水车薪,相对于救市补助的108万亿预算,只占0.2%,实际效果有限。

  南方日报:在这次疫情应对中,中日韩三国互动和合作较为紧密。有专家建议,三国价值链基础牢固,互补性较强,中国应与日韩加强合作。您怎么看?

这是美日政府的一厢情愿?会得到企业响应吗?南方日报记者就此专访了阪南大学教授洪诗鸿

  目前从中国迁回的日本企业主要有两类:第一类企业所在行业已经衰退,比如说纤维和相机;第二类企业的产品以返销日本为主,但日本国内市场在缩小,也没有必要在国外大规模生产,所以搬回日本维持小规模生产。另外日本企业在中国的最终产品转出口到美国的比例有6%,直接影响不会像台资企业那么大,对美出口台资企业占了70%左右。

  南方日报:在疫情应对中,欧美国家医药物资生产能力不足充分暴露,医疗卫生等涉及国家安全的物资生产产业有回流迹象。有观点认为,欧美可能会引发大规模的产业回流,出现“有限的全球化”。您怎么看待这样的观点?

  企业搬迁是一个长期的战略,不是临时可以做得到,特别是汽车、手机等产业,需要很长的供应链和很多的群居配套企业,没有那么容易。

  从产业类别来看,新能源汽车、电子等一般机械的产业链在东亚,一时半会动不了。比如特斯拉、苹果还是选择在中国制造。日企在中国的供应链主要也是和这些行业捆绑在一起,最终产品即便在东南亚生产,供应链依然可以保留在大陆,东盟和中国的自贸协定营造了便捷的供应链互补。

  这次疫情让平常看起来觉得可有可无的卫生防疫用品变得重要,如口罩、呼吸机、基本的药物等,这些都需要国内保留基本生产能力。疫情发生后,日本政府马上出台了措施,鼓励企业在日本国内设(卫生防疫用品)生产线,产品由政府定期固定采购,以保障它们企业的生存。这些产品生产线的回流是有可能产生的,但它们毕竟不是完全市场化的、大规模生产的产品。

  南方日报:我们注意到,近日有传闻美日两国政府支持本国企业撤出中国,您认为实际情况会怎样?

  洪诗鸿:实际上日本已经开始这么做了。主粮自给、农地补贴的农业保护一直是日本的基本国策,当然,其他的比如国防通讯、铁路,供应链基本上还是保留在日本,主要的重工企业都由国家给固定订单。这是日本一贯的基本国策。

  实际上,我们看到日本企业对中国投资在持续增加,2019年对中国投资有增长,主要在汽车制造零部件和化工原料等上游企业。虽然(占日企整体对外投资)比例在下降,但随着中国产业结构的优化,我相信日企对中国的投资总量还会增加。

Copyright @ 速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